主页 > 走进企业 >

以下是与会者的发言

中新社成立于1952年,当时新中国成立才3年,处在帝国主义的封锁包围中,广大海外华侨对新中国很不了解。如何对广大华侨华人进行宣传,把真实的中国情况告诉他们,成为广大中国新闻社员工思索的主要问题。

我曾听过廖承志同志的一次讲话,他说海外华侨大体分为三种情况:第一种人是门上挂红旗,心中也挂红旗;第二种人是门上挂白旗,心中也挂白旗;第三种人是门上不挂旗,心中也没有旗。廖承志同志认为,对外宣传的重点是做第三种人的工作,因为这是海外华侨中的大多数,是我们宣传的主要对象。

1982年中国新闻社成立30周年的时候,廖承志副委员长发来贺信,称中新社是我国新闻战线的奇兵。自那个时候起,我就一直在思考奇兵“奇”在什么地方。中新社成立是中央的决策,这个毋庸置疑,就是国家奇兵。由此决定了中新社所有对外报道和手段必须以国家利益为根本方向,正面报道永远是中新社的指导方针。与此同时,为适应海外读者需求,中新社又在由海外熟悉的几十位知名人士组成的理事会指导下工作,这样中新社对外又有了民间通讯社的色彩。既是国家通讯社又具民间色彩,这在中国新闻史上恐怕是独一无二的。

现在,随着我国综合国力的不断增强,海外华侨华人对祖国的向心力也大大增强,我们对外宣传的力量也大大增加。但这并不等于说中新社的对外报道可以随大流,人云亦云,千篇一律。相反,我们应该积极认识到与西方在意识文化、认识上的不同,要更深入地探讨中新社的报道风格,使之适应时代的要求,使中新社更成为我国新闻报道的奇兵。

(今年适逢中国新闻社成立60周年,由中国新闻社和中国社会科学院新闻与传播研究所共同举办“新闻文风改革及‘中新风格’学术研讨会”8月31日在北京国宾酒店举行,以下是与会者的发言。)

当然,中新社的报道要真正做到这一点也非易事,除了要有高度的敬业精神外,还需要有高超的专业知识。在这方面,中新社人经过几十年的努力,已初见成效。曾经有一位国家领导人到东南亚某国访问,看到当地华文报纸刊登了不少中新社的稿件,他高兴地说,不到国外真不知道中新社的作用。我想这是对我们中新社人的褒奖,也是对中新社报道风格的肯定。

经过60年的摸索,中新社已经形成了自己独特的报道手法。中新社的新闻努力做到了“人无我有”,“人有我新”,贵在一个“新”字。在事实准确的基础上,以最快的速度对外宣传,同西方舆论争分夺秒,在国内重大事件、突发事件的报道中,中新社必须义不容辞地先发制人,抢在西方舆论的前面把事实报道出去,让西方对中国的造谣、中伤失去市场。

中新社已经有60年了。我从复旦大学新闻系毕业以后到了中新社,退休的时候也在国务院侨办,等于还在中新社,所以我可以说是从一而终,在中新社工作前前后后有40年。

海外华侨华人生活在资本主义制度下,对新中国发生的大多数事情无法了解,于是解疑释惑很自然地成为中新社对外宣传中的主要着眼点,把新中国发生的各方面重大事情用海外读者听得懂的语言娓娓道来,使他们在不知不觉中接受。很长一段时间,中新社的专稿做得是相当给力的。

阅读本文的人还阅读: